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大地

以最谦卑的心行走世界,遇见不同的人生...

 
 
 

日志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2012-04-26 01:19:42|  分类: 故乡沈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时间:2012年3月7 - 14日
地点:沈阳

写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才发现这篇写的有点儿太长了,没耐心的童鞋可以直接下拉看照片。但是整篇还是挺值得一看的,尤其是棕色部分。

沈阳,是一座地道的移民城市。

随便在大街上抓住一个人问一下,90%的机会他/她会说祖上是山东人或是河北人。如果他跟你说他父辈是上海人或者安徽人,那么他们是50、60年代来沈阳的,当然也有可能一些人回答你说是温州人,那么他们在沈阳的时间不会超过20年。

沈阳开始有大规模人口定居的历史比美国还短,东北的城市大多如此。1621年,努尔哈赤攻占沈阳的时候,沈阳很小,城墙周长不到5公里。一个人站在怀远门(大西门)喊一嗓子,抚近门(大东门)那边儿都能听到。城墙是在明朝才建造的,规模上也不过就是个卫城,就是个大兵营而已。那之前,中央政府一直也不把这一带当回事儿,汉文明对这一带的农业价值也没什么认识,主要就是因为这里地处长城以北,苦寒之所,化外之地。

满族人定都沈阳以后,越来越发现墙那边儿的明朝好欺负。就像一个小阿飞看上一个姑娘并经常动手动脚沾点便宜似的,胆子越来越大。最开始是抢钱粮,后来想抢更多钱粮的时候发现缺少人手,于是就开始抢人手,而且越抢越顺手。到了皇太极那一辈儿,多尔衮们已经越过长城深入内地去抢了。最夸张的一次是绕过北京,穿过山西,进入山东地界,抢了差不多27万人回沈阳。抢回去的汉族人和其它战利品,统一分配,大多数人都从事生产和当家奴。也有一部分人被编入汉军八旗,但数量一直不多。虽然是被动的,但这些被抢去的人口,应该算是早期移民了。后来小阿飞趁姑娘家里佣人和家丁因为一丫鬟闹矛盾的契机,一举翻过墙头闯进姑娘家,并强行占有了姑娘。小阿飞多年来一亲香泽的梦想终于实现。闯进姑娘家大宅子的初期,小阿飞心里相当没底,缺少安全感,所以一直把东北地区当做最后的退路,并以龙兴之地的名义施行封禁政策,禁止山海关内的汉人进入。所以沈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口数量保持稳定。那时候,整个东北的人口估计不会超过50万。

吊诡的是,小阿飞后来爱上那姑娘了,彻底被她的家学渊源和举手投足征服了,变得比姑娘本人还喜欢姑娘家。加上后来姑娘家闹饥荒,大量人口开始逃往东北找出路,小阿飞也就不怎么管了。闯关东大潮由此开始,时间大致是从18世纪中期开始。清政府正式取消封禁的年份是1860年。那是一个持续时间超过50年,参与人口接近2000万的人口大迁徙,东北正式成为汉文明的领地。闯关东的移民路线主要有两个,一个是陆路,大致就是越过山海关、喜峰口等长城隘口一路向北;另一条则是从胶东半岛去往辽东半岛之间的海路,航程最短的是烟台到大连港之间,只需一夜的航行。估计我老辈人就是从这条线路进入辽宁的,因为他们一直都住在丹东一带,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我老爸才只身来到沈阳。到1910年左右,东北的人口数已经接近1400万。在整个大迁徙过程中,作为东北最大、最重要城市,沈阳市区及周边地区,肯定是吸收了最多的人口。

移民潮在民国时代一直持续、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引发逆向迁徙。从部分割据到全面占领,日本人在东北前前后后经营了40年,坏事儿干尽,被赶走的时候还拆走了大量的工业设施,但留下的还是当时中国最完整的工业基础。那时的东北,森林覆盖面积超过整个中国内地的总和,煤铁等重工业产值超过全国的90%,各种农作物的产量也位居全国之冠。所以当日本人投降,GCD跑步进入东北受降并接收了大量的日本遗留工业和武器,国共双方开打根本就是必然的了,并且双方都知道谁拿下这块地盘儿,谁就赢定了。

“抗美援朝”以后,苏联开始帮助中国全面恢复在东北的重工业。那个阶段,沈阳又吸收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加上国共战争结束时留下来的大量军职人员,可以说,当时沈阳的政治和经济高层里,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我很多同学的父母都不是沈阳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那个时候到沈阳的。

到了上我上一篇说的乘坐有轨电车的那个年份(写完那篇以后我查了一下资料,沈阳是在1974年拆掉最后一条有轨电车线的,那么我乘坐电车的那个夜晚,应该是在73-74年之间的冬天),是沈阳最牛X的年代,辽宁省的总产值几乎占到全国GDP的三分之一,沈阳在其中占据相当大的份额。这是个相当说明问题的数目,一来说明沈阳那个时候确实是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城市,二来也说明那时中国有多穷。沈阳最风光的年月持续到80年代末,那时沈阳是中国继北京、上海、天津后的第四大城市。但是到了90年代,沈阳的“好日子”就过到头儿了。

从80年代末开始,中国南方沿海城市相继崛起,沈阳的科技精英开始外流。这种人才的流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溃堤的情形非常相似,开始是小规模的人员惴惴不安的出走,然后送回正面的反馈信息,继而引发更大数目的人员投奔。随着规模的不断加大,人员的行业种类也不再局限于科技方面,从沈阳出走的艺术人才也不在少数,如那英、艾敬、李春波等都是那个年代南下的。作为中国最大的体育省份,从辽宁出走的体育人才,几乎可以用不计其数来形容。2005年江苏全运会上,辽宁金牌总数20年来首次跌出前三,与其说是被其它省队打败,还不如说是被自己培养人才打败。去查一查那届金牌总数第一的江苏队队员的档案,就知道他们吸收了多少辽宁籍的运动员。还有不光彩的部分,为什么中国足球丑闻中,辽宁籍的涉案人员最多?答案同样是“人才”输出的结果:大家如果一起做局的话,那最好是跟同乡一起操作,毕竟知根知底,从这个侧面也能看出来,当时在全国各地的球队里,有多少辽宁籍的球员和教练了。这种人才的流失,在规模上虽算不上移民潮,但从质量上来说,沈阳失血严重,至今未能恢复。就是我个人也受到这种人员流失的冲击,夺走我初吻的女同学后来就跟随她父母南下深圳了。

当东南沿海城市大量民营企业崛起的时候,沈阳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设备老化,技术陈旧,观念迂腐,政策僵化。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就是我上篇中描述过的出租车外景象的年代,沈阳众多工矿企业已经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下岗工人超百万。那是沈阳近几十年来最阴郁的岁月,也是沈阳最乱、色情业最发达的时候。

有一段电视新闻给我印象极深:一个女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介绍太原街旁边小胡同里大规模出现本地人摆地摊儿擦皮鞋的现象,说原来这个行业一直是被湖南人垄断的,而本地人则视这个行业是一种不体面的选择。然后女主持人就采访一个擦皮鞋的中年男子,被采访对象一口浓重的沈阳腔:要啥面子啊?没钱最没面子。老婆孩子在家都没饭吃了,还要面子干啥?还有一个现象是我后来看报道才知道的,那时沈阳出现了大量妓女,大多数都是下岗女工。她们提供服务的场所一般就是在一个租来的小房子里,负责保安和把风工作的通常都是她们的老公。当女人在房间里接客的时候,一些老公就在楼下默默的聚在一起。这些男人戏称自己:忍者神龟。

有一段时间,我脑子里经常浮现这样的场景,地点可能是变化的,或者是在沈阳北站旁边的小街巷里,或者也可能是铁西区某个破旧的职工宿舍楼下,但那几个男人聚在一起时彼此的位置、体态和神态总是一样的,或蹲或站,或靠在电线杆上,基本上每个人都叼着一根烟。彼此偶尔看一眼,但都默不作声。然后远处走过来一个女人,其中一个男人迎上去,一起离开,整个过程也无交谈。我总觉得这是个非常吊诡,又非常心酸的场景。得多无奈,多走投无路的一对夫妻,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一个男人得下多大的决心才会送老婆去做这样的事情?在做出这样选择之前,两个人会有多少个纠结犹豫的夜晚?他们又会以怎样的心态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他们后来怎样了?

整整那么一代人,就这么被他们的企业、被政·府、当然也是被那个时代抛弃了。或许有人会说,在那场转制的大潮里,并不是所有人的命运都是悲剧性的,也有很多人从中受益,甚至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甚至会有人用“是狼到哪儿都吃肉,是狗到哪儿都吃屎”来说明个人的命运还是要由自己来控制的道理。但是,在一个社会大背景下,我们并不能这么看问题。这个社会并不都是由精英组成的,大多数人都是心智、才学、能力平常,甚至平庸的普通人。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有活力和创造力,固然要看它是否给精英们提供了一个发挥自己能力的空间,并保护他们的财富和知识产权(这一点我们的国家做的也相当操蛋,大多数财富的积累都是钱权结合的结果,真正值得尊重的财富创造者少之又少),但是,更重要的,是否能够保障大多数人、甚至弱势群体的根本利益,并为他们提供最起码的生活保障,才是评价一个社会是否公平正义的重要标准。在共和国建设的时候,他们把最好的年华都贡献出来了,而且那是一个没有定期培训制度的年代,他们只是被告知只需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终身,其余不用担心。是啊,都共产主义了,还担心什么后路呢?所以,当数以百万计的工人下岗时,我们不能简单的把他们定义为失败者。那个时代里,导致生活窘迫结果的,不单单是他们是否有能力的问题,更多的,是观念问题。是能不能豁得出去的问题,是有没有退路的问题,是有没有机遇的问题,是有没有关系的问题。与他们是失败者的论断恰恰相反,我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勇者,因为他们活下来了。失败的是那个时代,和不负责任的政·府。

2000年后,沈阳的经济有所改观,但总的说来,它还是站在十字路口上,工业优势不再、自然资源耗尽、人才依旧流失。所谓发展,走的也不过是跟全国其它城市一样大搞房地产,杀鸡取卵,与民争利的路数,去向怎样,殊未可知...

01 跟着朋友去苏家屯车辆段车间拍照,因为从前没拍过工业场景,刚进去的时候有点蒙。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2 随便拍半个小时,就拍出比较满意的片子那是不可能的。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3 这东西不同于旅行图片,如果没有一定的沉淀和对行业的了解,拍出来的东西都是皮毛,浮光掠影而已。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4 所以我跟朋友说,有这样的好机会,就争取多拍,将来能拿套组图出来。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5 彩电塔下对面的彩塔街,是地摊儿和大排档集中的地方。后面个高楼则是凯宾斯基酒店,浮华与贫穷,不仅沈阳如此,举世皆然。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6 在没活儿干的时候,这些倒骑驴车夫就聚在一起打牌。 倒骑驴,好像是沈阳特有的一种人力交通工具,装货的部分在前面,人在后面骑,故称倒骑驴,这样的结构有一个好处,就是人能时刻观察所拉货物的情况,缺点则是不能装太高,否则看不到路。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7 有一段时间,沈阳对倒骑驴的管制非常严厉,不允许进入中心地域和主要街道。城管抓倒骑驴非常凶,大量倒骑驴被没收。我上一篇描述的一个中年男人在一群城管包围下趴在车上死守的场景是我亲眼所见,只是我上篇里没说当时他死死扒住车架时,口中高喊的“我就剩下这个吃饭的东西了,没了它我就没活路了”以及他流下的满脸泪水,和我们当时在场围观者们盯着城管的阴郁的眼神。那天城管放他走了,他推着倒骑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走了...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8 冬天的沈阳,街道两边的树都是秃的。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09 当年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铁西区,如今已经很难找到当初的影子了,只是在靠近卫工街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两条厂区之间的铁轨。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0 卫工街,保工街,对于大多数沈阳人来说,那就是城市的边缘。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1 用手机随手拍的几个镜头,回来后发现都很沈阳。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2  丁香湖上。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3 有一天晚上,传说当天夜里油要涨价,于是鱼丸粗面便赶在午夜之前去加油,结果后来没涨。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4 西关一带,是沈阳的回族聚居区。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5 从楼房的窗子、屋顶以及两边饭店招牌的颜色就能看出来。 这一带是沈阳众多吃货的乐园,好吃的东西太多了。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6  大帅府的入口处。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8 3月14日,离开沈阳。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19 下一篇,还是关于沈阳,这三篇我写的都很用心,算是献给家乡的一点心意,也堵一堵我那些整天批评我,说我除了沈阳的坏话不说一句好话的朋友们的嘴。 
[原] 沈阳 -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二) - Tarzan - 走过大地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2447)|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