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过大地

以最谦卑的心行走世界,遇见不同的人生...

 
 
 

日志

 
 

[原] 关于旅行的话题之二  

2011-05-19 22:17:18|  分类: 深圳影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礼仪

我们对待历史和传统的态度,和对待股票有非常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一支股票,我们念念不忘的是它的历史最高价格,而不太在意它如今的恶劣表现;当我们谈及历史的时候,挂在嘴边最多的字眼就是四大发明、四海宾服和礼仪之邦一类的,至于这些当年的成绩和美德,如今我们还保有多少,每个人在扪心自问后,相信会有类似的答案。科技和外交上的事情,前者我没有什么发言权,后者太敏感,最好回避。唯有这礼仪相关的话题,我大可以就自己的经历说说。不过在说之前,我先把结论给出来:谁要是好意思说当今中国是礼仪之邦,那我只好仰脸45°望天,以免忧伤滑落我的脸庞了。礼仪在如今的中国,估计只能解释为送给官员、医生和教师们的“礼”,以及红歌仪式的“仪”吧...

在华语地区,最多保留中国人传统礼仪的地方,可能只有台湾了。我还没有去过台湾,但却有切身的感受,因为我经常能收到台湾朋友的来信。

每当看到美玲姐和光义兄的来信时,我的心里总是很愧疚,因为人家总是写满整整一个屏幕甚至更多,而我的回信总是那么寥寥数语,倒不是我惜字如金,而是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美玲姐的信总是嘘寒问暖,每次都会把她和光义兄的工作情况交待一番,去美国参加展会啊,光义兄升值做经理工作更忙啦什么的,就连他们那两个我从来没见过面的小孩升学的事情也会跟我讲一讲,就如同我是他们家里的成员一般。所以每次读信的时候,总觉得和他们很亲近。我想当初在印度和他们结识,并结伴旅行3天,也是因为他们夫妇谈吐得体待人和气可亲的缘故吧。

关于行为得体举止有礼方面的家教,是当代中国人最欠缺的。我经常说,我们这一辈人,加上我们上一辈人,根本就没经过礼仪教育,所以不管学历有多高读书有多少,行为上总有粗鄙不得体的地方。这一点我不用举别人的例子,说说自己就可以。我在塞舌尔当导游的时候,最经常打交道的同事是Chris,一个来自法国南部小镇的年轻人,比我小5岁的样子。这个家伙好色贪玩,工作上拖拖拉拉,但我最佩服,也最爱看他吃饭时候的举止:腰板拔的笔直,刀叉用的优雅,一切都是那种自小养成的令人悦目的仪态,这总是让佝偻着身子的我感到自惭形秽。我可以给自己找用餐工具、饮食习惯甚至文化差异上的理由,比如我用筷子吃面条总不能也腰板笔直吧?我的衣服会很惨的。但我们一起在国内吃麦当劳啃鸡翅的时候,我猫着腰大快朵颐的同时,Chris的腰板还是笔直的,这我就不得不承认,人家的那种仪态是从小培养起来的,而我就是少了这一环的教育。

我当导游的时间很短,才一年多而已,接的团也不多,一共不过7、8个,而且都是公务团。具体都是哪里来的,有些已经忘了,即使记得也不便透露(有些在入境的时候,甚至要求签证官不在他们护照上盖入境章)。但有几个团,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倒不是因为他们给塞舌尔带去了中国人民的友谊,而是因为某些成员的行为举止。

第一位是自助餐老兄。有一天我带团在拉迪戈岛上吃自助午餐,就是那种典型的海滩烧烤。我们团有6个人,加上别的旅行社的欧美团,用餐的人大概有20几个,站着排依次取餐。我们几个当地的导游坐在旁边的一个桌子,等客人先吃。过了一会,我的一个女同事过来,面带非常温馨的微笑跟我说:你的团里有个人实在是太饿了,他前面还有一个人的时候,就从后面伸手去拿盘子里的面包了,用手的哦。我们吃国内的自助餐,一般都很习惯从四面八方接近供应区,人多的时候,跟抢没什么区别。但在国外吃自助餐时站排取餐是最起码的规矩,并且前面有人的情况下,后面的人越位取餐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再说面包盘旁边是有夹子的,直接用手去拿的做法也令人不快。我的那个同事尽量用轻松加调侃的语调说这件事情,是顾及到我的颜面。我当时能做的也就是撇撇嘴,说他只能代表自己,不能代表中国人,其他5个人就没有嘛,哈。

第二位是等船老兄。另一次我带团在普拉兰岛码头等船,一个处长躺在长椅上休息,很多游客和当地人在旁边站着,他就是不起来让一让,还泰然自若的跟同伴聊天。当时我能做的就是盼着船早点到港,好离开这个令人不快的场景。我很羞愧没有勇气走过去劝他起来,因为我怕得罪客人,在民族大义和我的工作之间,我选择了后者,真是私字一闪念占据了上风啊。

最后,再隆重推出第三位,海滩老兄。有一天所有团员在拉迪戈岛上的德阿让海滩游泳,其实那里水很浅,并不适合游泳,但水下有好多海洋生物,一些游客就戴着眼镜趴在水里看鱼。过了一会,一位老兄从水中站起来,怀中居然抱了一个很大的乌龟!向同伴兴高采烈的展示。我旁边的本地导游马上向他喊道:Sir, put it down, Please!在众人的侧目中,他把乌龟放到了水中,可是肚子上被乌龟的爪子划了一个挺深的口子。大家都被吓得够呛,我当时甚至担心他被感染,后来好在没什么大问题。要知道,在塞舌尔的海滩上,世界很多海洋公园也一样,就连空的贝壳都不能捡,何况海中活的乌龟呢?都40多岁的成年人了,还这么淘气,真让人不省心。

因为一个人的表现,就对他/她来自的那个群体做出评价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比如,一个河南人骗了我们,我们不能把所有河南人都当成骗子;一个新疆人偷了我们,我们不能把所有新疆人都视为小偷。但是,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能做到这点的人非常非常少。相反,用以点带面的逻辑来下结论的人却大有人在。加上人们记忆别人缺点的能力显然大大强于记忆别人优点的能力,于是乎,我们给人留下的坏印象往往会更难以被忘记。于是,我相信我的那个同事,讲起中国游客的时候,那位老兄从后面越位伸手拿面包的场景,会经常被她挂在嘴边;那个下午在普拉兰岛码头等船的那些游客和居民提起中国人的时候,也会想起那个独自占据长椅的处长。别人怎么看我们,不是听我们怎样定义自己,而是看我们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们嘴里说着甚至心里信着我们是礼仪之邦的时候,可言谈举止间流露的全是令人不快的细节,你让人家怎么信我们呢?

约束自己的行为,在乎别人的感受,让自己的言谈举止尽可能的使别人感到舒适,这是一个成年人最起码的修养,跟维护自己的个性与骄傲无关,跟民族骄傲更是扯不上边儿。王朔当年有一句话很有名:别拿无知当个性。其实这句话有点不准确,知识和教养(文化)是两回事儿,有知识不代表有教养(文化),有知识没教养的人在当代中国数量级多。所以最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别拿没教养当个性。带着这些“个性”在国内旅行,人家记住的你是某某省某某市的人,替你背黑锅的人是你的老乡们;可出了国,人家只记得你是中国人,那么就是全体大陆同胞们吃你的“个性”的瓜捞了。你图一时的痛快,加个塞儿占个座儿,却搭上我们十几亿人跟你一起受白眼,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儿?我干嘛还特意说明一下是大陆同胞呢,港澳台不算吗?人家在外面才不会泛泛的说自己是中国人,都会非常精确的说自己是香港人,澳门人,或者台湾人。至于为什么,不解释,你懂的...

图中,就是普拉兰岛上的那个码头。
  评论这张
 
阅读(183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